当前位置: 主页 > 365bet官网注册 > 正文

企业职工集体宿舍前景如何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3-11 11:19

  今年两会,房地产调控依然是热点话题。各地也纷纷通过住房政策来吸引人才,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住房、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建保障房等都把目标指向了职工的居住问题,实现“职住平衡”,留住高端人才。北京青年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分别采访了两名来自经济界别和无党派界别的全国政协委员。

  全国政协委员、土地勘测规划院地价所所长 赵松

  国企自有地建房有助于留人才

  在房地产领域建立长效机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定位。应该从土地供应制度、房地产开发销售制度,还有金融和税收的制度等方面综合考虑。长效机制能够引导市场走上一个健康平稳发展的道路。长效机制从建成到真正发挥出作用,还需要时间,既需要制度的磨合、完善,也需要市场在新机制下的自我调整、修复。

  ■市场调控■

  限购并未改变市场供求关系

  北青报:全国各地纷纷对房地产市场采取哪些调控措施,房地产市场有何变化?

  赵松:过去一年房地产市场的变化,不管是一线城市房价的趋稳、涨幅的回落,还是一些新兴的热点城市快速上涨,总体上属于“防过热”“去库存”调控措施的效果。在具体操作上,行政手段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比如限购、限售、限贷等,这些确实对抑制市场交易热度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影响,而限价政策更是直接压住了一手房市场上的价格信号,但尚未形成新的市场供需关系,较高的需求动能仍然存在。一线和热点城市的需求外溢,与多数地区仍持续的宽松政策相叠加,使得一些二三线城市随后就开始加快上涨。

  一线城市房价或将高位调整

  北青报:您怎么看待2018年整体的房地产市场?在密集的房地产调控措施下,一二三四线城市,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态势?

  赵松:目前房地产市场这种高压调控的态势还不会放松,所以在这个一线城市和二线的热点城市,房价总体可能会在去年的基础上保持相对平稳,形成高位调整的态势,一些城市涨幅还有回落的空间。

  北青报:去年涨幅较大的三四线城市呢?

  赵松:一些基础设施条件比较好、经济发展较快、人口增长明显的城市,它的房价上涨的内在支撑力度较强。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前期涨得过快的城市产生了泡沫,如果没有有效需求的支撑,比如基础设施跟不上,人口流出,那么就会有比较大的风险。那些炒上去的房价,我觉得它可能撑不了多久。

  长效机制应取代应急式举措

  北青报:去年房地产调控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因城施策”。这种政策会一直延续吗?

  赵松:这两年房地产调控的“因城施策”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以前调控都是一刀切,造成了一些政策的预期目标实现得不好。所以这几年开始提因城施策,国土这块参与房地产主要体现在供地上,在需求大,房价涨得快的城市,供地量要适当地加大,对于库存比较严重的,供地量就要减少。

  北青报:中央提出要建立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您如何看待长效机制的建设?

  赵松:在房地产领域建立长效机制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定位。以前我们的调控措施都是应急式的,它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要建立长效机制,应该从土地供应制度、房地产开发销售制度,还有金融和税收的制度等方面综合考虑。长效机制也许不能对控房价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能够引导市场走上一个健康平稳发展的道路。长效机制从建成到真正发挥出作用,还需要时间,既需要制度的磨合、完善,也需要市场在新机制下的自我调整、修复。

  ■集体用地■

  集体建设用地建房分流部分刚需

  北青报:今年年初,国土资源部批准沈阳、厦门等11个城市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加上正在试点的北京、上海两地,已经有13个城市在试点这项新政。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能够缓解高房价的问题?

  赵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允许集体土地建租赁房入市,是实现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的一个举措,但也不能指望它就能一下解决房地产市场上供不应求状况,只能说在一些区域内,能够起到分流一部分刚性需求,缓解市场压力的作用。

  北青报:集体土地建租赁住房,农民的利益该通过什么方式保障?

  赵松:首先是集体经济组织自愿,不能为完成试点任务强迫农民拿出地来搞租赁房;第二是前期做好调研,选择有需求的区域,比如工业园区、开发区周边,房子租得出去,农民集体才能获利;也有地方采取政府按市场租金水平趸租过来,再出租给特定租户的做法,这也降低了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风险。

  新举措有助于帮助国企留住人才

  北青报:北京住建委去年曾发文鼓励国有企业利用自有用地建设保障房,其他一些热点城市也有一些相关的试点。这会给住房市场带来哪些改变?

  赵松:这也是体现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这个思路。这对解决国有企业职工的居住问题,特别是青年职工住房难的问题有极大的帮助,有助于帮助国企留住人才,现在很多地方,特别是一些二线城市都在打这个人才争夺战,如果能够解决他们的居住问题,那么争夺战就赢了一半。

  ■土地供应■

  土地出让“流拍”原因较复杂

  北青报:这两年,土地“招拍挂”经常出现高价地现象,有人说,高房价的背后其实是高地价。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赵松:房价地价到底谁推动了谁、拉动了谁?这是一个长久的争论,理论上,对土地需求是引致需求,对土地上形成的产品价格的预期决定了愿意支付的地价。现实中,它们是相互影响的关系。至于说谁发挥了主要作用?这需要跟具体市场的环境结合起来分析。在一个卖方市场下,开发商不管以多高的价格拿到土地,也就是说他投入多高的成本,他肯定要把这个成本再转嫁出去,并谋取利润。但如果是买方市场,比如说有些地方前几年库存严重的时候,房子就卖不出去,就会出现土地流拍的情况。

  北青报:部分一线城市在严格调控的背景下,出现了土地流拍的现象。您怎么看待?是否意味着房地产市场出现了逆转的信号?

  赵松:流拍的原因比较复杂,我觉得要针对具体宗地去分析,有些地块的流拍可能是市场上需求不足,地产商对未来的预期回落,买地的意愿下降导致流拍;有的时候也可能是这块地给出的条件过于苛刻,这个要具体分析。

[责任编辑:刘冰雅]